游戏是最长情的陪伴:香港大叔的游戏人生(下)

编辑:小豹子/2018-04-24 14:02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贾cool衩,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前情提要:

  在上篇中,我们以《大叔向前冲》这款游戏作为楔子,回顾了“香港仔”梁健锋的成长经历:如何从狂热的游戏玩家到进入游戏产业链。

  ·北上神州大陆

  高登仔(指香港本地高登论坛的用户)“向西村上春树”在其撰写的网络小说《东莞的森林》(后被改编为三级港片《一路向西》)中以幽默的笔调描绘了港人北上寻欢的故事。

  其实,不管是97之前抑或之后,“北上”都不是香港十八区普通民众的主流之选,语言,文化,生活习惯的差异注定了港人难以真正融入神州大陆,即使在离香港最近的广东省境内,这种差异也通过各种其他的外部因素作用,上演着“同属粤文化的体系,但却格格不入”的离奇戏码。显而易见,个中原因皆是历史遗留的必然性所致。

  2003年,在香港诸事不顺的梁健锋又开始为了生计发愁。在一次与旧同事的联络中,他意外地发现了一条香港连接内地的“新大陆”:利用当时国内的低成本,北上做游戏攻略书,再转运到香港出售。而自小就熟稔各种游戏,攻略制作经验丰富的梁健锋无疑是最佳的人选,“走!去广州做攻略去”

  我不想妄图将梁健锋与诸如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等香港大富豪相提并论,但是,同样作为狮子山脚下成长起来的港人,出生草根的梁健锋身上并不缺乏香港精神的核心特质:“开拓进取、灵活应变”,学会从利基市场(小众市场)寻找突破口,这同样是对香港精神的最佳诠释。

  诚然,梁健锋幼时求学路断,但是,这并无影响他施展自己的智慧。即使香港有几个团队仍然在做攻略书,但是,他完美复制了在《Game Wave》的模式,打造了一个开放的小团队,加上成本优势,看准时机出手,果然一击即中,一开始就在香港占尽销量,盈利时间持续数年。

  在北上攻略书的七年里,梁剑锋共产出了上百本,每本书至少都在百页以上。虽然,做攻略书不需要使用复杂的技术,但是,对于整个过程的统筹把控并不逊色于做项目管理,而且因为当时请不到懂得游戏的美术,他亲自上阵,搞定书籍的美术排版。这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两项能力都为他日后做游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时代变化来临前总会出现某些明显的征兆。2007到2008年间,苹果公司和美国运营商T-Mobile先后发布了第一代iPhone和第一款安卓智能手机,谁也不想到几年之后竟然一路攻城略地,蚕食传统游戏的市场份额。即使当时的梁健锋早已察觉到日本游戏(单指主机游戏)已经出现了裂痕,智能手机也有了崛起的苗头,“但是,我仍然幼稚地相信,传统游戏业已经有三十几年的根基,一定有办法自救和逆转。”梁剑锋回忆道。

  他依旧延续以往的运作模式,然而,随着传统游戏市场不断萎缩,他的攻略书生意于2010年关门大吉。梁健锋认为,之前赚到钱,是因为整个(游戏)行业市道好,不是因为我厉害;当行业变差,我也“冇哂符”(没辙)。而时年25岁的梁健锋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虚,“无论怎么赚钱,都快乐不起来,赚钱究竟是为了什么?人生又是为了什么?”

  在攻略书生意黯然退场时,他和妻子(前妻)的第一个孩子即将出世。各种因素交织,他必须做出改变。七年的积蓄够他们一家子用上一段时间,关于未来的路,一时间他也没有想到好的解决办法。趁着儿子出生,他搬到了妻子的家乡——珠海定居。

  “市场没了,回到香港做编辑没用。””随便找份工作?但我又不想就此认命。”梁剑锋为今后打算了许多条出路。情急之下,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做游戏。“我这么熟悉游戏,应该很容易吧”“日本好多游戏都是一个人做,我也能办到”这些想法一瞬间如潮水般用来,做游戏的计划就这样确定了下来。

  一场艰苦卓绝的游戏之路正式在他的人生画卷里铺开。

  ·艰苦卓绝的游戏进击之路

  “依我个人的经历看,只要勇于去尝试,遇到问题时积极去寻求解决方法,查资料,请教高手,学习(编程)并不难。”梁健锋回忆起自己从零开始学做游戏时的日子。

  不仅限于做游戏,一般人都容易陷入“以讹传讹”的误区:对于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东西存在恐惧心理,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付出得不到回报。梁健锋从下定决心做游戏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不会编程。一开始,他也想往捷径上靠,希望找到不需编程的“偷懒方法”。通过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对诸如AGM(Action Game Maker)以及Game Maker等游戏工具的学习以及在论坛请教高手,他慢慢地入门,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日子之后,能够写一些基本的编程语法,“虽然简单,但这还算是编程。”梁剑锋说。

  与此同时,梁健锋逐步接触到国内的Indie Game(独立游戏)概念,期间他通过关注独立开发者的网站“独立星球”认识了因Flash游戏《奥库兹》(Arguz)而小有名气的国内开发者李丰,为他在2012年参加IGF China独立游戏节埋下伏笔。

  梁健锋坦言,活了三十年,做游戏学徒那段日子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但却从未如此的快乐过,犹如看透人生,每天学到一点点,比金钱来得更有价值。

  正当他满怀激情地修炼游戏之路时,更加严峻的问题出现了。之前做攻略书积攒的储蓄已经不够维持日常开销了,生计的重担落在他的肩头。无奈之下,他又重返香港开启养家模式,俗话说,马死落地行,再加上这边的人工(工资)高,从保安到洗衣工,为了家人的幸福,他一路咬紧牙关,捱了下来,尽管对于未来充满了焦虑和不确定,但是他仍然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做游戏。一如他年幼时一边跟随父亲做搬运工,一边出攻略。

  2012年夏天,不甘平淡或者说不想像父母那样认命的梁健锋重返珠海,无所谓廉价的生活品质的烦扰,这次他想真正地静下心来,专心做游戏。他也意识到这次不可以闭门造车,一定要“拜师学艺”。他想到了拿过奖项的李丰,同时也萌生了参加IGF China的想法。

  但是,参加比赛谈何容易?即使不能拿出完整的作品——至少也要达到DEMO的程度,让评委眼前一亮自不必多说。经过李丰的提点,梁健锋结合自己对像素游戏的喜爱,利用点像素的专业工具GraphicsGale开始进行了游戏的美术创作。“能跑又能跳、还能打坏人,再加一把胡子,没错,就是他了!”游戏主角大叔就此诞生了。

  “凭我一己之力想要在东南亚数百款游戏中脱颖而出,游戏一定要让人眼前一亮。”梁健锋默默地告诫自己。最终,他利用Game Maker耗费了四个月时间,制作了一个包含十道关卡的游戏DEMO——也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大叔向前冲》的前身——以跑酷为主,寓意自己时刻都要向前冲。游戏每个关卡都加入了令人惊喜的内容。

  结果犹如“天注定”,又抑或是对于热爱游戏的梁健锋的奖赏:《大叔向前冲》成功当选,成为了东南亚组别的八款入围作品之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一。

  在上海参加IGF期间,梁健锋结识了一群入围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大家彼此欣赏,无话不谈,并与入围游戏《微观战争》《FISH》的团队成员结下友谊,才有了日后更深入的学习专业的编程技术和《大叔向前冲》中那些激昂的电子音乐。

  IGF China之后,梁健锋意识到自己的欠缺,尤其是编程方面,他踏踏实实地再上路,从专业的Unity和C#语言学起。而《大叔向前冲》的完整版计划也因此被搁浅,他打算等待时机成熟再重新提上议程。虽然,梁健锋从未接受过专业的编程学习,通过向网上的高手请教,很快就能上手。之后他从模仿简单的老游戏开始,比如模仿《成龙踢馆》做出了《大叔踢馆》以及《大干一场》,并成功上架了APP Store。

  在《大干一场》之后,梁健锋并没有趁热打铁,其实,他中途也做了不少作品,但是,追求完美的他坚信,不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就是失败,“与其发布一些无聊的作品来消磨玩家对你的期望,不如集中精力,直击红心”。

  经过一番磨练之后,梁健锋的制作实力突飞猛进。更重要的是,他学会了“弃坑”。如果一个游戏制作初期就存在严重的方向问题,就应该及时放弃,重新定位,坚持到底可能会消耗掉你的时间和精力,最终费力不讨好。

  在个人修炼期间,他的前妻亦怀上了第二胎。

  梁健锋打算做一款讲述人生意义的小游戏献给妻子。他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这款定名为《March》(行进曲)的作品,沿用了《大叔向前冲》的像素风格,像是电影和游戏的综合体。当他信心满满地提交到APP Store时,却被审核人员以“这不是一款游戏”为由拒绝。但是,同样是这款作品,他成功在国外游戏网站Newgrounds发布,尽管依然有玩家批评它是“垃圾”,而还是有不少玩家认为这款游戏颇有趣味,让自己反思人生的意义。

  而在《March》发布几日之后,那件曾经轰动全国的头条事件发生了。梁剑锋收拾起伤感,带着大儿子回到香港,同老妈一起生活。他打算继续填补之前遗留的坑,经过重新思考和规划,《大叔向前冲》被定义为一款“任何人都能打通关的动作游戏”,同时,他要为游戏加入多个不同结局,让App Store的审核人员觉得“这是一款游戏”。

  就这样,大叔在斗鱼开始了直播做游戏。后来的故事也就回到一开始:《大叔向前冲》顺利发布,并且得到了APP Store的推荐。

  ·未来的出口

  但是,梁健锋的游戏人生并未就此结束。

  “就像我自己,如果没有参加IGF China,就不会在斗鱼直播做游戏,也就不会有《大叔向前冲》,不会获得苹果推荐,创业基金也就没着落了,当然,我的游戏人生也就不会被更多人看到。”一路走来,梁健锋颇为感慨。

  当问及未来有什么打算?他希望利用《大叔向前冲》的成绩去申请香港的创业基金——无论成功与否都不影响他继续游戏开发——扎根香港,进一步了解整个行业,灵活运用现有所学,减少自己的短板。同时,他也坦言,香港(游戏业)和国内存在很大的文化差异,但是并无好坏之分,即使是面对那些缺乏创意的网游,他也认为,在商言商,对错与否,见仁见智。

  “我希望能夠为两地作出贡献,即使力量渺小。”梁健锋说。

  最后,大叔表示会继续直播做游戏。新作品已经开始制作,至于是什么类型?他则保持神秘,只透露这是一款专为儿子打造的游戏。

  后记

  通过一个多月漫长的沟通,我自然而然跟梁健锋成为了朋友。

  在我们的交流期间,大叔以“自己的经历太负面”为由想要中断采访。但是,经过我的极力劝慰,最终才得以成行,一如他坚持做游戏一样,我也希望将这篇正能量的文章散播到每个角落。

  从大叔坎坷又丰富的人生经历里,我也发现了许多俗套的生存“秘诀”:我们不必怨天尤人,命是自己的,对“认命”说NO,谁都可以。同时希望借本文勉励那些正在艰苦奋斗或即将要踏上游戏之路的独立开发者,即使审核政策收紧,你所做的一切都会有意义,总会找到解决的方案,你看,跌跌撞撞的大叔不也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人生洗礼吗?

  相关阅读:游戏是最长情的陪伴:香港大叔的游戏人生(上)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详情请看这里

  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欢迎订阅爱玩APP的《百万投稿每日精选》,更多精彩等着你!